<li id="ege2g"><noscript id="ege2g"></noscript></li>
  • <td id="ege2g"></td>
    <menu id="ege2g"><noscript id="ege2g"></noscript></menu>
  • 中關村商情網

    搜索
    中關村商情網 首頁 新聞中心 社會萬千 查看內容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之二:“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

    2022-9-26 11:22| 發布者: admin| 查看: 2373| 評論: 0|原作者: 轉載|來自: 互聯網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內容,僅為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曾在東莞政壇上呼風喚雨過的一些人物。他們也曾懷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為官從政的道路上逐漸被腐朽墮落思想侵蝕,喪失原則蛻變成貪污腐敗分子,他們不僅用手中權力滿足了私欲,還帶壞了官場風氣,對東莞城市發展造成傷害留下隱患。至今,有人已經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有人卻仍然逍遙法外享受著貪腐而來的成果……

    ——故僅以此系列做為警醒和提醒,但愿能通過貪官的行為作為懲戒,但愿東莞所有官員(在職的及退休的)及時遠離貪腐利益鏈條,盡快回歸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宗旨,讓東莞盡早恢復良好營商環境,回歸可持續發展的健康軌道。

    本系列從第一篇開始,每篇整理講述一個貪官的故事,大致以:一、貪官百科(背景資料簡介);二、宦海沉。ü賵鼋洑v);三、現狀:相關官員或利益鏈條;四、對東莞的危害;五、警鐘長鳴等五個方面來講解,盡可能用簡捷的篇幅將貪官蛻變的過程、貪腐的方式、造成的危害等內容作大致介紹。

    第一篇整理了東莞曾經的“三禁書記”劉志庚,他因為受賄9817.015069萬元(民間傳聞其家族貪腐資產高達900多億),被判無期徒行。

    東莞貪官民間傳聞系列之二的主角是曾經位高權重,在東莞官場橫行許多年,又和劉志庚相交莫逆,二人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在東莞做下了許多惡事,后來居然“安全”退休,被東莞民間傳為首任“地下市委書記”的張某雄。在他身居高位之時他并沒有為民謀福祉,而是中飽私囊,助紂為虐,貪財好色,打擊異己等等,即使“安全”退休遲早也逃脫不了被檢舉揭發,被正義審判的結局!

    系列內容講述中如有遺漏之處,敬請各位讀者去東莞坊間深入了解,也許會發現更多奇幻(+驚悚)的故事。

    一、張某雄百科

    張某雄簡歷:男,19488月出生,19704月參加工作,東莞企石人,1971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漢族。

    19965月至19992月東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1999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2011年退休。

    說起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張某雄,在東莞的知名度非常之高。民間有傳聞這樣調侃他:張某雄真是橫,市委書記也把控。東莞官場很微妙,對他不能不認熊。言下之意是,他最高官職雖然只是東莞市政法委書記,但他擁有的勢力和實權,屬于絕對的官場地頭蛇,他能擁有市委書記一般的的實權和威風,他不能決定誰來做市委書記,但他能影響市委書記在東莞執政期間的發揮,被東莞市民私下比喻為地下市委書記。

    如果說貪官劉志庚是東莞“貪官榜”榜一大哥的話,張某雄毫無懸念的排榜二大哥。另外,比較關注東莞政壇風云的人都知道,劉志庚和張某雄的行事風格又迥異。劉志庚是高調的、不掩飾的,因為媒體出境很多,所以幾乎東莞老少婦孺皆知這位“三禁書記”。而張某雄就不同了,或許和他個人比較低調內斂的性格有關,也或許和他政法委工作崗位有關,總之,他喜歡在暗處、在內部用他手中的權力和積攢的勢力達到“順他者昌,逆他者亡”的強硬目的。

    甚至于到了今天,他既能享受著“安全”退休的滋潤生活,還能在東莞官場的官員任命上有相當的話語權,這更加不得不讓人佩服其高超手段了。

    二、張某雄的宦海沉浮

    張某雄的從政履歷中有兩個階段最為突出,第一階段就是從1975年到1995年在東莞市黃江鎮的工作經歷,這個階段20年時間他從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干到黃江鎮鎮委書記,可以說在黃江奠定了他堅實的發展基礎,包括勢力基礎和第一桶黑金;第二階段是1999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一直到2011年退休,前后12年是他操縱公權力實施“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東莞揚威立萬唯我獨尊的階段。

    19697月至19704月企石公社新南大隊團支部副書記;

    19705月至19757月縣革委會政工組干部;

    19758月至197612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

    19771月至19804月大朗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

    19805月至19806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

    19807月至19838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主任;

    19839月至19846月黃江區委副書記、區長;

    19847月至19914月黃江區、鎮委書記;

    19915月至19955月黃江鎮委書記、副處級干部;

    19956月至19964月黃江鎮委書記、正處級干部;

    19965月至19992月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1999219997月市委常委;

    1999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

    2011年“安全”退休;

    20120718日當選為東莞市見義勇為基金會第二屆理事長。

    從以上履歷可以看出,張某雄參加工作不久就在革委會工作,當過革委會副主任及革委會主任。從1970年到1983年,在不同的地方,在革委會工作了十多年。怎么說呢,在那段特殊的年代,很多地方都成立了革命委員會,簡稱為革委會。

    革委會的權力很大,一把手是革委會的主任。那革委會的權力到底有多大呢?打個比方,比如東莞市革委會主任,相當于東莞市委書記與市長一肩挑,同樣的道理,東莞市革委會副主任則相當于擔任東莞市副市長或者東莞市委副書記。

    “革委會”是個很“鍛煉”人的地方,在“革委會”當負責人不僅能讓人充分體會到權力的美妙,更能讓人體會到斷人生死操縱他人命運的快感,可以說當時的張某雄頗有“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凌駕一切之上的感覺。

    ——劉亞洲《兩代風流》、《自我管理學》、小說《贗品》等文學作品都有描述,各位讀者可以自行搜索閱讀描述那個時代的文字。

    所以后來張某雄能在東莞官場深耕細作數十年,經營的地位之高、實權之廣、能量之大,權傾多年,稱霸一方,不得不說是他一開始就把基礎打好夯實了,換句話說他早早學會了與人斗的套路,并屢試不爽,所以對以后各類的權力斗爭都是信心滿滿。

    權利大、言語有份量,張某雄在他曾經任職過的地方從來都是一言堂。

    有了幾十年的積累,以至張某雄能在暗處掌管東莞官員的任免,甚至能夠左右調任東莞的市委領導的工作,成為東莞權傾朝野的大人物、成為東莞第一任“地下市委書記”就不足為奇了。

    他能“安全”退休說明他很善于保護自己,他能利用自己掌管的公安、司法等職能部門,控制輿論,將自己所做惡事盡可能洗白,沒有在網絡上留下太多痕跡,但民間江湖卻一直有他的傳聞。

    至于他能不能最終逃脫黨紀國法的制裁,可不是他能說了算的,對他而言能否善終只能聽天由命了。

    三、張某雄的遺留毒害

    1、他在黃江帶偏了當地經濟的發展方向

    張某雄從19758月任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開始,至19964月任黃江鎮委書記——這長達21年的時間里,除了最初有三年半(19771-19804月)去到大朗為大朗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外,余下的近17年里,都是在黃江這個地方深耕細作。

    為什么說張某雄帶偏了東莞黃江鎮經濟發展方向?因為張某雄在黃江的十幾年里黃江的各種經濟現象,都與他密切相關,而且頗為畸形,聞之者都嗤之以鼻。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走私車和色情業。

    也就是在張某雄主政黃江鎮期間,黃江的水車(走私車)生意開始漸漸聞名天下。

    “如果你買不到足夠便宜的豪華車,那是因為你沒到黃江!這是廣東二手車,走私車行業內流傳許久的一句名言。

    據曾經的業內人士爆料,黃江走私二手車行業內,不僅有明確的分工還有多渠道的銷售方式,已經形成一一個集國外買車、邊境送車、境內銷售、制作檔案、舊車修飾、售后服務等多個環節在內的完整黑色產業鏈。

    黃江的老百姓曾說:“形成這一惡果和黑色產業鏈的年代,正是張某雄主政黃江的上世紀80年代。張某雄功不可沒,也難撇清關系。

    在這里,還要不提到一個人——梁耀輝“太子輝”——東莞太子酒店掌門人,那個最終因為“涉嫌組織賣淫罪”被判無期徒刑、被劉志庚喊“哥”的人。

    也就是說,黃江鎮經濟的發展壯大,不管是走私車還是色情業,黃江鎮和張某雄之間都有一個受益匪淺的人,那就是“太子輝”梁耀輝。

    太子輝也是東莞黃江鎮人,1967年出生。按照年齡來算,算是張某雄的晚輩。

    隨著東莞經濟的發展,許多人靠走私汽車配件,迅速形成原始資本積累,市場上供不應求,非;鸨。梁耀輝跟著闖進去,和朋友一起走私汽車配件生意,成功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很快,他并不滿足這種走私汽車零部件和拼裝車,而是在張某雄的保護下膽大妄為地選擇了只做路虎等高檔整車。

    在那時候,梁耀輝就和張某雄的關系越來越密切,張某雄就成為梁耀輝的靠山和保護傘,很自然的,梁也為張某雄進行了大量的利益輸送,也就是說張是梁的靠山和保護傘,梁是張的灰色錢包。這就是所謂的生意人官,官員照顧生意人,雙方各取所需。也正是因為這段關系,讓梁耀輝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財富積累,才有實力投資酒店業,進而有根據地的大規模組織賣淫。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梁耀輝也逐漸步入政壇。據知情人透露,他之所以能于2008年以廣東地區代表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完全是張某雄在后面暗中幫忙,據說因為幫這個忙,張某雄得到了1000萬元的酬謝。直到梁耀輝被捕,他的人大代表職務才被罷免。

    20155月,梁耀輝組織賣淫案在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大法庭公開開庭審理。檢方提供的起訴書顯示,檢方計劃指控包括梁耀輝在內的太子酒店四十七名員工,犯組織賣淫罪、協助組織賣淫罪、毀滅證據罪等三大罪名,其中對梁耀輝的指控最為嚴厲,被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

    據傳聞,梁耀輝被抓后,張某雄又想利用自己工作上的關系搭救(俗稱撈人)。張某雄從1999起即擔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所以他對警法這塊熟悉,人脈也廣。搭救行動后來因種種原因,并未如愿。為此,張某雄還情緒低落了一段時間。梁耀輝被判刑后,張某雄還暗中派人照顧梁的家人。

    梁耀輝從黃江鎮簡陋的色情發廊一步一步發展到酒店式樣的色情場所,真的是情節特別嚴重,在這種情況下,張某雄還能夠對梁耀輝“伸出援手”,這大概就是大佬對小弟的“愛護”吧——相比起劉志庚對東莞色情業的“保護”,張某雄對梁耀輝的“愛護”后面更值得深究——他為什么要暗中派人照顧梁耀輝的家人?這個動作究竟是照顧還是監視?還是說捏住梁耀輝的家人就不用擔心梁供出自己?這個動作到底是什么目的,或許只有張某雄本人心知肚明。

    20158月,東莞市紀檢監察網發布《東莞市紀委內修外練強素質打造紀律審查業務精兵》一文,文中提到近期查辦黃江鎮原黨委書記倫錦洪受賄一案。

    此時,倫錦洪退休已有一年。據當地媒體報道,倫錦洪曾被群眾舉報,稱其擔任黃江鎮委書記時被稱為狼錦洪,貪財如狼。

    可見,黃江鎮自張某雄以來,也是貪官不絕。

    2、他和情人掌控了東莞文化活動的價碼

    貪污后面就有一個情人,東莞80%以上的貪官都有情人。東莞市反貪局工作人員介紹,找到貪官情人,往往就能對貪污賄賂案件的偵破起到突破作用。

    權色交易,對于身處東莞高位的張某雄來說,這不過是日常生活的調劑而已。但是,若是那交易的一方,還是能“扶上墻”的“賢內助”,兩人“婦唱夫隨”強強聯合,利益共享,當然更是哪個貪官都樂意做的事情。

    那這位與張某雄創下一段“佳話”的女人是誰呢?這個奇女子不是別人,就是東莞的一家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傅某。她在東莞做的事情可謂是轟轟烈烈。她自己曾經豪邁的評價自己:東莞文化傳播,我是第一家。

    網絡上有報道過張某雄的情婦——

    201312月,廣東南方日報出版社出版的書籍《東莞人:講出自己的故事》中,傅某更是以東莞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撰寫了文章:東莞文化傳播,我是第一家/書中168頁。

    這份自信和霸氣,真不是一般的民企可以比的,更不像大多莞商低調務實的個性。

    2015113,東莞文明網上一篇玩轉文化傳媒民營莞企很生猛””文章,其中這樣介紹傅某的“X湖文化公司:該公司曾連續十年承辦麻涌龍舟節, 連續三年承辦虎門服交會開幕式晚會、嶺南中國星等,舉辦2005年謝崗登山節、2006年橋頭荷花節、2013年承辦東莞市跨年晚會……外,2005年起,X湖文化創造性地打造文化周末晚會,至今已成功舉辦440多期,并榮獲2009年國家文化部創新獎,成為東莞重要的城市文化名片。

    能在東莞承辦如此多的文化活動,并說自己我是第一家,確實沒有吹女,因為人家背后的靠山很硬。

    據傳,這位女老板傅某和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關系特別鐵,鐵到什么程度呢 ?

    東莞市民都知道,東莞幾十個鎮、區,幾乎每年都舉辦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每次有搞大型文化活動,張某雄就利用自己是市政法委書記及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的身份,給下面的鎮、區負責人打招呼,希望對方在文化傳播方面多支持、關照傅某。

    所以幾乎東莞所有鎮搞文化活動少不了傅某的文化公司,這在東莞已經是常態了。有一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不小心說漏了嘴:“誰敢不請傅某的文化傳播公司,人家后臺硬。一-場文化活動下來 , 100萬元能辦好的事情,往往要多給100,這不是明擺著送錢的事嘛,鎮政府有時也很無奈!

    借由高價活動費斂財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在傅某開始涉足東莞文化事業的時候,她說她曾經接到過匿名捐贈,并且還不止一次。

    據知情人的爆料,網上有人對這位改變東莞文化交易市場價格的奇女子做了個大起底——

    據說20171226日東莞陽光網刊載了這樣一篇文章《東莞新年音樂會往事20多年潤物無聲 見證城市蝶變》里有這樣的文字:“據傅某回憶:“1994年我們給時任東莞市領導寫了請示,希望東莞能舉辦第一屆新年音樂會 ,在市領導的支持下東莞成功舉辦了首屆新年音樂會。我記得當時開籌備會大家擔心最多的是市民如果不穿西裝不穿裙裝怎么辦?20多年前的東莞,正在從農村向城市演變,對于音樂會,很多市民還沒有具體的概念。。

    文中還寫道:“傅某給記者分享了一個很離奇的故事:我們第一屆東莞新年音樂會是有人匿名贊助,至今,我都不知道這個匿名贊助的人是誰?他也沒有索要任何的回報!”這或許就是古典音樂、經典音樂帶給人的震撼。從此之后,傅某和她的團隊每年都會舉辦一場東莞新年音樂會。20多年的堅持,讓傅某收獲最多是感動、感恩。采訪中,她時常被東莞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的人的包容、接納、善良所感動。

    根據報道,早在1994年,傅某的團隊就有勇氣給市領導寫信進諫,只能猜測當時的傅某很有文化超前意識和魄力。另外當時的東莞市領導做事很大方,敢于把這樣大的活動交給還沒有注冊公司的人來操辦。要知道,傅某最初注冊公司是在1996年。

    更加神奇的是,也是在1996年,傅某居然又碰到一個匿名贊助的離奇故事,所有的好事都讓她趕上了。這個故事本身諸多的巧合,就有點讓人難以想象。

    作為張某雄情婦的傅某,她身上的事情,反正是不能細究。

    回頭整理一下傅的發家史。

    1996619日東莞市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傅某是自然人股東,占股95%。目前法人已經變更。

    2003313日,東莞市鼎X拍賣行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東莞市X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為企業法人,注冊資金1500,在當時這1500萬必須實繳。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這是一家很神秘的公司,從企業注冊信息查詢看,公司股東有過變更,企業資產狀況” 里的各項內容均選擇不公示。另外,據知情人適露,這個公司有本事能接到東莞許多待拍賣的不良資產”, 并轉手從中牟利,這個利潤到底有多大,至今估計也是很難查到了。

    2008125日成立廣東艾X發劇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金800萬元,傅某占股80%。

    201736日成立廣東小X象藝術劇團有限公司,注冊地:東莞,注冊資金1000萬元,股權結構不清晰。

    多家公司,多項活動,多點獲利……不得不說張某雄的情婦傅某的“業績”很漂亮,這些成績如果全憑她自己能力,那真的能讓人心服口服。而實際上,她卻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用青春換財富,玩著一套權色交易的游戲。不過,不管怎么說,比起劉志庚的情婦張某只為他生了一個兒子而言,張某雄的情婦傅某為他所做就要多很多了,前期可能是傅得到的多,后期可以說是共贏吧。換句話說,張某雄在操心東莞文化活動這塊應該是財色兼收才更為合適。張某雄和他的的情婦聯手合力改變了東莞文化活動的價碼。

    劉志庚有個堂弟劉某某,是個有著高雅愛好的人,一個農民,收藏了不少字畫、古瓷器、紫砂壺、紅木擺件、黃花梨擺件等。這些東西,也會按需流入市場進行交易,網上有知情人爆料,張某雄和劉志庚是狼狽為奸,他們的利益鏈在不同領域進行交叉匯合,但是更多的是關聯上下游關系,就是為了將他們2人所攬財產合法化,將財產流通合法化,將資金外流境外合法化。

    3、他排外打擊異己帶壞了東莞官場氛圍

    說起來,東莞前三任市委書記在任的時期,也就是改革開放前20來年,東莞的官場氛圍還較為正常,雖然也有私下根深蒂固的排外思想,至少明面上還算過得去。直到劉志庚調職到東莞開始,因為他自己不夠檢點,加上改革開放的深入,經濟活動日益頻繁,也就是從1999年前后,東莞整個官場風氣快速逆轉,撈錢成了更多在職干部的主旋律,身居高位更是對唾手可得的利益難以拒絕。

    從來東莞人就不喜外出發展,更不愿外出做官;東莞的中層干部幾乎都是本地人組成,這些干部們坐在一起,一般不大論哪個大學畢業的,首先問一下是東莞哪個中學畢業的,如果恰好是一個中學畢業的,又或者還是一個鎮子長大的,那就立馬成為自己人,一切事都融洽好談。

    當然,如果有誰得罪了這個圈子里的某人,那就極有可能得罪這一圈子的人,極難翻身,至少圈子里的人不敢明面上接納此人,或與此人友好往來。

    據說有一個傳聞:有一天,東莞市政法系統召開一個會議,在會議前的閑聊中,張某雄問從各鎮里趕來開會的鎮領導或公安分局領導,你是哪里人,被問的人回答:我是地地道道的東莞人,張某雄點頭稱道:很好、很好。

    隨后,張某雄又問另一個人:你是哪里人?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東莞周邊增城的

    張某雄略微點頭哦,還不錯。

    接著,張某雄又問第三個人:你是哪里人?

    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湖南過來的。

    !你是湖南的,來東莞當這么大的官?你撈了不少油水吧?

    遭到張某雄的搶白,被問者誠惶誠恐,無言以對。在座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這是排外思想在作崇。即使被大庭廣眾搶白,任誰也都不敢有什么怨言,誰都知道得罪不起張某雄,在東莞這一畝三分地里,他可是呼風喚雨,跺一腳就能地動山搖的人物——“地下市委書記嘛。

    久而久之,形成了東莞官場嚴重的“排外風格”,成就了所謂“東莞是東莞人的東莞”,在一個單位里,本地人總是欺負外地人,希望外地人多干活,又怕外地人太優秀,搶了自己的位置,打碎了自己的飯碗。外地人在東莞當領導也會謹小慎微,做任何事都是很難搞成。這些排外人形成了勢力,尤其以張某雄為最——他年齡最大,資格最老,在他心里貌似東莞是他的東莞,他可以在東莞呼風喚雨,他不允許別人動搖他的地位。

    差不多從1999年張某雄升到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開始,他就逐漸成為這股排外勢力的核心,后來的“地下市委書記”的名頭也隨著他所作所為而逐漸被傳開。

    有傳聞說據傳張某雄在東莞官場混了30多年,市局或哪個鎮要是調整領導班子,名單要先讓他過過目,把把關,一副十足的黑老大作派。他鐘意誰就是誰,就提拔誰,獨斷專行,一手遮天。在東莞的30年間,經他手提拔的處級、科級干部不計其數,并在東莞各部門,甚至是廣東省廳都安插了很多親信!

    小到科長、處長,大到東莞市委書記,都得先得到這位東莞地下市委書記的掌眼、首肯后,才會混得開。在東莞這個“小朝堂”,張某雄儼然成了那至高無上的王。

    張某雄在東莞的影響力廣為人知,以致于東莞官場不管是剛升任的,還是外地調來的,都自覺不自覺的先到張這里“拜碼頭”,而且,這碼頭拜的好不好,拜的到不到位,可以憑借在一些正式場合此人是不是得到張的“另眼相看”來斷定。其他人也可以憑借張的“另眼相看”之程度來判斷被評價之人是否可以接納,玄妙吧?呵呵。

    這份官場的霸道和霸凌在他在任東莞市委任政法委書記的期間達到頂峰。

    他對自己的手下是“春天般的溫暖”,他對自己的政敵,包括利益不和或信仰不和的人則是“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有讀者可能回納悶,他不是共產黨員嗎,不是信仰共產主義嗎?誠然,黨員是他明面上的身份,那是他加官晉爵的籌碼而已,他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就開始篤信國外某個信仰,所以才會有后期不遺余力、不擇手段的打擊觀音山公園的種種行徑,這個內容本文也有介紹。

    曾經被張某雄毫不留情打擊的最典型案例,就是曾任東莞石排鎮鎮委書記的翟崇碧。

    打擊的原因是翟崇碧因為沒有順從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的旨意,沒有讓張的情婦所開的文化公司在石排鎮暢通無阻,而被設圈套迫害。

    第二個原因是翟崇碧是一個“官場另類”,他曾默默的向東莞官場“潛規則”宣戰——東莞官場是誰在把控?是張某雄啊,所以,張某雄不搞他搞誰?!

    據媒體2011711日報道:石排鎮原黨委書記翟崇碧是個明星書記,其主政石排期間,不斷拋出奇思妙想,多次引發全國關注。如提出要將石排這個不發達的小鎮打造為中國鎮、要求開大會統一穿唐裝、全鎮干部上下班時間均不得打麻將、星期六保證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證、戶籍人口免費教育、為清理占用綠道線路的三個砂場公開向媒體求助等等,一路爭議不斷,褒貶之聲如影隨形。在他任石排鎮黨委書記期間,石排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鎮變成了一個多次登上全國各大媒體的明星鎮。

    這里尤其得說一下“為清理占用綠道線路的三個砂場公開向媒體求助”一事。因為這明顯是翟崇碧向張某雄們的宣戰。

    有媒體曾經報道過這事情:20106,在一個綠道動工儀式上,翟崇碧大張旗鼓地邀請了國內30多家媒體,開了一場特殊的新聞發布會。為了清理石排沿江綠道上的3個砂場,翟崇碧不顧官場規則,公然動用媒體的力量,這讓當地很多人大為驚訝。

    這些砂場每年的利潤驚人,每個砂場一年至少可以賺1000萬元,其幕后個個都有很深的背景。翟崇碧每年都向市政府打報告,但就是搬不動這三座大山。

    我來了石排6,什么黑幫、爛仔幫、賭檔、黑診所我都可以清掉,要說石排最大的領導就是我,但是這三個沙場,我搬不了。這也是我來石排6年,唯一干不了的事。翟崇碧的這番言論被媒體報道后,很多人都認為他這是在拿自己的烏紗帽冒險,也有人認為他這是在向官場潛規則宣戰。

    借助媒體的力量,沙場不久被東莞市里要求搬走了。所謂“奪人錢財如同殺人父母”翟崇碧此舉深深得罪了砂場背后的張某雄們,而后翟崇碧最終的結局如何呢?

    2015122日有媒體報道《東莞官員楊禮權、翟崇碧被開除黨籍,官方至今未公布具體原因》中稱:

    “翟崇碧出生于19689月,是南城街道周溪社區人。他從南城篁村升平鞋廠的廠長起步,曾擔任過共青團東莞市委書記,后先后在東莞石排鎮和茶山鎮擔任鎮委書記。今年1月,翟崇碧擔任松山湖生態園黨工委副書記。

    今年1127日,東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接受了翟崇碧辭去市十五屆人大代表職務。到目前為止,和楊禮權一樣,東莞官方途徑沒有發布翟崇碧被開除黨籍和辭去人大代表職務的具體原因!

    一邊是強權政治勢力的張某雄手段厲害可以掌控官員的升降,一邊是有想法、有作為的小鎮明星書記翟崇碧的努力發展,艱難求生;這種局面至今依然沒有被打破,東莞的官場氛圍能好得了嗎?

    要說翟崇碧還只是東莞的一個小官員,那么當年的市委書記佟星(遼寧沈陽人,2001.04—2006.03)官不小了吧?據說是佟星因為是外鄉人,且工作有經驗有干勁,把東莞治理的很好。佟星在東莞幾年,東莞的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都很好,東莞市民交口稱贊。

    但是,以張某雄為首的東莞本土官員,從骨子里就是排外看不慣別人做出成績,就想方設法的擠兌佟星,等到劉志庚調任東莞,兩人聯手不僅廢除了佟星制定的城市發展戰略,還打擊佟星提拔的所有干部。

    ——其中,有一人例外。他就是曾經東莞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陳某,當時兼任佟星的秘書,他在佟星手下既學到東西,又得到了實惠,然而沒有被打壓,皆因曾有人私下傳:陳是因為早就攀附上了當時的地下市委書記張某雄這棵大樹,還向劉張提供了佟的黑料,才免遭打壓。,此人就是后來的第二任東莞“地下市委書記”,他的故事后續“民間傳聞系列”有專門講述。

    據說在劉志庚被調到廣東省當副省長以后,一位姓徐(江西人)的干部被調來東莞做一把手。徐書記在東莞走馬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一定要把東莞建設好,給東莞市民一個交待,改變東莞因性都而損壞的城市形象。

    然而,徐書記在工作中漸漸感到處處受阻,官場環境險象環生,人事桎梏,施展不開,縱有報國之志,卻難以實現抱負。東莞市政府一些有正義感的老黨員、老干部們私下議論,徐書記的工作局面打不開與處處受阻,與張某雄攪黃市委領導班子有直接聯系。個中原因或許就是徐某沒有恭敬好他這尊東莞的活神仙,外人來東莞做官不能喧賓奪主,不能不守當地的規矩,強龍也不能壓過地頭蛇。

    后來,徐書記心有不甘的離開東莞,東莞市民很有些為他鳴不平。

    權力用在為民服務上是天職,權力用在立黨為公上是盡職,權力用在碌碌無為上是失職,權力用在謀取私利上是瀆職,更是違法犯罪。當一人手握重權,他是否“廉政清廉”就能決定很多事情的走向。所以,張某雄的所作所為實實在在的帶壞了東莞的執政或說官場氛圍。

    4、他的瀆職讓東莞貼上了“性都”的標簽

    東莞曾經一段時間被貼上“性都”的標簽,與經濟發展和地域特征密不可分。

    東莞色情業的崛起,既與改開后制造業需求,暴增的外來人口、商務活動有關,也與當地酒店業的發展大有關系。1996年以后,當地的民營資本大舉進軍酒店業。在這個面積僅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級酒店,其中五星級酒店20多家,東莞一度成為全球星級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后來,東莞色情服務業發展迅猛,并擁有了成熟的產業鏈。據《南都周刊》2009年報道,東莞市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2003年初,正是張某雄勢力強盛的時候,因樟木頭鎮娛樂場所涉黃事件被央視曝光引發公眾嘩然,東莞市對全市的娛樂服務場所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場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東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縮減了上千家娛樂服務場所。

    為尋找客源,手機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務場所鋪天蓋地的發出,手機用戶只要一進入東莞地界,便會收到此短信。有媒體報道稱,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東莞視察的中央領導收到了色情行業的短信,頗為氣憤。中央綜治委、公安部隨即要求東莞整治涉黃問題。

    201429日,央視曝光東莞市多個娛樂場所存在賣淫嫖娼等違法行為后,東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專案組,對中央電視臺曝光的12間涉黃娛樂場所進行了查處,帶回相關人員67人進行審查,依法查封上述12間涉黃娛樂場所。東莞市共出動6525名警力,對全市娛樂場所開展統一清查行動。

    這次掃黃行動就像一場來勢洶洶的臺風。據廣東省公安廳通報,截至212日中午,全省公安機關共清查各類娛樂服務場所18372間次,其中歌舞娛樂場所3592間次,桑拿按摩場所4201間次。共查處涉黃場所187間,抓獲涉黃違法嫌疑人員920人,刑拘121人、行政拘留364人,停業整頓歌舞娛樂場所38間、桑拿按摩場所156間。據消息靈通的人士私聊,廣東省公安廳通報的這些數據,東莞就占了很大比例?梢姈|莞性都的盛名之烈。

    上述報道面世時,聲勢浩大的一些行動正在進行,當時政府表示要清理賣淫嫖娼活動幕后的保護傘。但每次掃黃后,東莞色情行業很快便春風吹又生,小姐笑盈盈。當時,很多色情行業從業人員相信很快能上班的信心也來源于此。因為,在東莞官場上有像張某雄這樣大小都沾,渾水摸魚的貪官太多了。而酒店、桑拿等特殊行業歸公安系統后,政法委書記正管著公安系統。

    輿論的眼光是毒辣的,在驚嘆于東莞色情服務業繁榮景象過后,人們質疑的焦點和真正的要害在于徹查其背后有無保護傘,有無公權腐敗,有無執法瀆職。自央視曝光以來,當地的執法動作不可謂不迅猛。當晚東莞公安局就開展統一清查行動,第二天就發布相關公安人員被停職調查,隨后廣東警方宣布開展為期3個月的掃黃專項行動,初步戰果也第一時間公布。也正是這樣的反差,反倒讓人感到不安。如果沒有央視怎么辦?缺乏媒體的倒逼式監督,執法就沒有動力了嗎?

    像東莞這樣性都繁榮20載,可能很難歸結為執法的疏漏。如果沒有權力尋租,沒有利益勾兌,沒有某些執法者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從業者不用怕警察的膽量從何而來?那些被稱作城市名片的星級酒店為何能明目張膽地招嫖賣淫?群眾報警舉報后何故石沉大海?

    曾繁榮的色情行業,是許多人對東莞的某類印象,更有甚者給這座城市貼上了性都、春城的標簽。這樣的標簽在張某雄任職東莞市政法委書記期間貼上去,他真的是難咎其責!


    12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在线看精品黄色片
    <li id="ege2g"><noscript id="ege2g"></noscript></li>
  • <td id="ege2g"></td>
    <menu id="ege2g"><noscript id="ege2g"></noscript></menu>